美专家喊话拜登:现在是时候给朝鲜战争画上句号了

  • A+
所属分类:国际足坛

杰西卡·李:现在是给朝鲜战争画上句号的时候了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12月21日《美国展望》杂志网站)

[文/ 杰西卡·李 美国昆西治国理政研究院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

有大量外交政策问题在那里等待拜登去解决。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否认,朝鲜问题是其中最亟需解决的一个。拜登应该在就任总统后的第一个100天里宣布已持续70年之久的朝鲜战争正式结束,他还应该任命一位特别代表就和平条约(a peace treaty)的签订与各方展开协商,最终的目的是实现美国与朝鲜的和解并达成半岛无核化目标。优先处理美朝关系的政治问题,而不是目光短浅地抓住半岛无核化问题不放,这样做更有可能取得成功,而且有助于避免拥有核武器的朝鲜与美国之间爆发冲突。

美国昆西治国理政研究院(the 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杰西卡·李(Jessica J.Lee)2020年12月21日在《美国展望》杂志网站发表了评论文章:《现在是给朝鲜战争画上句号的时候了》

朝鲜劳动党2020年10月为庆祝该党成立75周年而举行的阅兵式表明,美国围绕核武器问题制定的对朝政策反而强化了朝鲜拥核的决心。美朝双方应该跳出当下这种由美方发出威胁和朝方以核试验回应构成的怪圈。从具体执行层面来说,双方应通过在通往和平和无核化的道路上不断接触来建立起互信关系。

2020年6月25日是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这场战争至今仍未正式结束。一些美国人也许认为朝鲜战争早已烟消云散,然而事实上这场军事冲突至今仍然对那些曾参与其中的人有着巨大影响。这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战争,三年里有500万人失去了生命。1953年,美国代表“联合国军司令部”与朝鲜和中国签署了停战协定(an armistice agreement)。这本来是一份临时性的协定,然而其效力却一直延续至今。正如美国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本月早些时候在一场演讲中提到的那样,美国必须尽快解决当前朝鲜战争处于临时停战状态的问题:“那场战争已经结束了,冲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迎来了和平”。

拜登政府应该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并用和平条约来取代停战协定,下面是我给出的三点理由。

首先,这样做可以利用民主、共和两党内部日益增强的呼吁结束无休无止的海外战争的声音。其实,在全球各地寻求军事主导权最终反而会损害美国自身的安全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在给紧张的美朝关系降温方面所取得的成绩还是值得肯定的(虽然他的做法大多是象征性的)。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的会晤为美朝双边关系向着更加稳定、着眼未来的方向发展打开了大门。

拜登总统应充分利用特朗普给他留下的这一政治遗产并与国会合作最终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在具体执行方面,总统应发表一份“美国正式确认朝鲜战争结束”的声明,然后尽快派遣一位高级代表就签订和平条约与各方展开协商,和平条约经参议院表决后便可以正式生效了。和平条约的签署国应包括当年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朝、中三国;考虑到首尔对朝鲜半岛的安全关切,作为美国的盟友,韩国也可能是和平条约的签署国之一。

第二,宣布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将有利于拜登总统与美国民众之间构建更团结一致的关系,美国民众并不希望看到美国与朝鲜之间爆发冲突。在2017-2018这个美朝关系以“火与怒”为特征的时期过去之后,一些全国性组织、韩裔领袖、核政策问题专家和前政府官员一致呼吁美国应该与朝鲜进行对话并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问题。

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美国民众认为美国应该通过外交协商的方式(与平壤直接沟通或通过中国居中协调)来解决朝鲜问题,通过地面军事入侵的方式武力拆除朝鲜的核武设施是不可取的。最近的民意调查进一步证实了美国社会在朝鲜问题上的这一克制立场。欧亚集团于2020年9月进行的一次问卷调查显示,特朗普和拜登的大多数支持者都认为,美国应该与敌对国家(即便是侵犯人权的敌对国家)直接协商以避免爆发军事冲突。

第三,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可以让美国与朝鲜建立更具合作性的双边关系,这样一种关系有利于美国更好地了解朝鲜某些行为背后的动机、价值观和对美国具有威胁性的算计。这将大大促进我们对朝鲜在核武器等问题上的观点的了解,减少代价高昂的误判风险。正如驻韩美军(U.S.Forces Korea)司令、“联合国军司令部”(U.N.Command)司令、韩美联合司令部(ROK-U.S.Combined Forces Command)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Robert B.Abrams)最近指出的:在朝鲜核能力问题上缺乏可靠信息已经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朝鲜正在推进自己的核项目,而跟踪其进展对我们来说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国际原子能机构最近也在一份报告中坦言,他们已经11年没有进入过朝鲜的核设施了,他们对朝鲜核项目进展的了解越来越不足”。

美国曾与德国、日本、越南等历史上多个对手进行过谈判并最终结束了冲突,朝鲜也不应例外。我们在过往达成交易(如1994年的《朝美核框架协议》和2005年的六方会谈声明)的过程中的确曾就两国政治和解问题进行过很激烈的讨论,特朗普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2018年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也承诺两国将开启全新的政治关系。然而,所有这些努力并没有以和平条约的形式体现出来,那些崇高的目标在具体的政治决策面前也失去了意义。

正如应对所有复杂的外交政策挑战一样,正式结束朝鲜战争需要外交技巧和外交人员的参与,同时也需要朝鲜方面的配合。相信在寻求改善对朝关系的韩国政府的帮助下,在中国合作伙伴的配合下,拜登政府在应对这一挑战时将具备很好的条件。

不过,也有一些批评人士认为正式结束朝鲜战争意义不大。他们故意把“战争结束声明”(end-of-war declaration)、“和平条约”(peace treaty)和“和平机制”(peace regime)这些表述混在一起使用来贬低或模糊“和平条约”的价值:一份政治性的“战争结束声明”与经参议院批准的“和平条约”是完全不同的;通过确定双方军事接触标准和规则把和平进程制度化的“和平机制”与“和平条约”这两者也是不同的。拜登总统应该明确指出,这三个概念完全不同,它们是正式结束朝鲜战争过程中的三个的步骤,而且美国期望朝鲜方面能在这一过程中作出有约束力的承诺(其中包括在核武器问题上的承诺)。

还有一些人认为,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可能会增强韩国国内驱逐美军的声音。不过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除非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发生明显改善,否则韩国民众更希望美军能留下来。其实,一个更大的问号在于,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对美国在韩国的军事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7月所做的一项调查,与三年前相比,把朝鲜核问题视为重大威胁的美国人已经有所减少。美国正面临从未有过的众多国内挑战集中出现的局面,在撤军日期未定的情况下,美国纳税人会支持在韩国继续驻军吗?在什么情况下美军可以撤回国内呢?提出这些问题是合情合理的,人们应该就这些问题展开讨论。

美国无法通过遏制战略和偶尔的外交接触来解决朝鲜发展核武器的问题。我们应该在向朝鲜提供安全保证和降低美韩两国对遏制措施的依赖这两个方面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这是我们从未尝试过的手段。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将有利于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有利于达成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而且也有利于维护美国自身的国家安全利益。拜登总统应该在就职后的第一个100天里宣布朝鲜战争正式结束,并与朝鲜战争的各参与方共同推动和平条约的签署。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